这个说南不南说北不北恰巧处于秦岭淮河一线上的城市,在整个四季里,总是尽己所能在彰显它的古怪。温度相比同省的其他城市,总要高上五或六摄氏度。可是它的风啊,却从来没有温柔的时候,总是呼呼的刮着,刮得夜晚睡觉就总感觉像是哪个妖魔鬼怪要来前的邪风一样。

可能不是太北方的缘故,冬天里的树叶并不会全落下,有一部分会留在树上,就那样黄灿灿或者火红的叶子挂在树上,配着湛蓝湛蓝的天,甚是好看。草坪里的草还是一片绿油油的盛况,反正小草不怕风吹雨打,温度又不是太低,所以它那么绿,这个完全能理解。

天气预报传来消息说,下周就要降温了,好像还有降雪,真的还蛮期待雪的到来。毕竟当塔松上落下一层一层的雪时,就有了圣诞树的味道,我再假想着上面挂着好多糖果盒子,这实在是很美好的事情。

寒冬将至,我直白的讲,最开心的是寒假将近,快能回家过年咯,不过这应该也是大家共有的期盼吧。校园里不再像前段日子那样尴尬,有人过夏天,有人过秋天,有人过冬天,现在基本都统一了,都开始过冬天啦。挡风的呢子大衣,厚厚的羽绒服,我们这里就差一场厚厚的雪了。

等我们这里的雪来了,我也拿给你们看看,毕竟有雪的冬才是真正的冬呢,而且雪仗什么的真的好玩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