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会记得

那些独家记忆


土豆师兄
土豆师兄在我心里是个类似超人的存在。能够写出很漂亮的稿子,摄影后期都很拿手,总是很乐观地鼓励我们,能力强人缘也很好。时隔一年再见面,这个像超人一样的大男人却在送毕的台上哭得不能自己。

送毕在晚上,土豆一大早就到了会场,和所有大四的师兄师姐一样。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担当校园活动晚会的主持人。从主持词到站姿,土豆都准备了很久。

最后一次表演,每个人想要在这个学校留下最精致的自己。

下午彩排的空隙,土豆一个人在角落里戴着耳机单曲循环《不说再见》。“听着听着某一刻我的内心突然就崩了,但是一个师兄怎么能哭呢,好歹要撑到晚会结束吧。”


去年送毕的时候,土豆满心欢喜地约了我们去和师兄师姐吃饭,给他们挑礼物,替他们拍毕业照。他向往着他们即将要开始的新生活,马上就要开始闯荡世界了,真棒。当感性的人抱着师姐哭的时候,他也笑着说傻,现在交通那么发达,不管是多偏远的地方,只要想见一定能够见到。毕业是一个新的起点,是一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为什么要伤心呢?现在轮到土豆要走了,他突然就意识到,真的不是距离的问题,舍不得就是舍不得。就算还在这个城市,还是想待在这个学校,不用每天聊天约饭。只是一想到不能再想见面的时候骑上车子就去见面,眼眶就红了。

他说,大概很多情绪不到达一个特定的时刻是没有办法涌现出来的。

土豆刚回校准备答辩的时候,对毕业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感触,没有传说中的失魂落魄。答辩完的那天中午,他从餐厅里随便买了点吃的就匆匆往楼上走,心里还挂念着下午的兄弟们的那局dota。他上了五楼,漫不经心地瞄了一眼隔壁宿舍,只见原本几张铺着凌乱被铺的铁床这时候却已经光秃秃的只剩下了空空的床板,宿舍里的桌椅板凳这时候也东倒西歪的趴在那里,地面上全都是丢弃的废纸、测试卷和一些无用的书籍。原本稍显拥挤的宿舍再也找不回原先的拥挤和混乱,他才意识到真的要离开了。


总说毕业遥遥无期,才发现时间从不等人。五月的尾巴里,他们神采奕奕地穿上多年前翘楚盼望的学士服,戴上那方正的象征学士身份的帽子,留下大学时代岁月的铭记。四年,似乎一眨眼便已经走到了尾声。为即将到来的未来,有人慌张,有人迷茫,有人期待满满,有人疲惫不堪,有人还是站在那里,一如曾经的十八岁。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四年的大学生活悄然接近尾声,同样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有些人,有些事,有些风景,悄悄地被珍藏成独家的记忆。每个人都终将长大,坚定勇敢地去挑起各自要肩负的职责与担子,那些曾经的欢笑眼泪、喜怒哀乐,时光会记得。

只剩时光还在流淌

许来日方长,有几人来往
时光永远会记得
因为面临毕业季,总是有很多的不舍和感叹,内心那种复杂的情感很浓郁,愿每一个离开学校的师兄师姐都能开开心心,拥有美好的人生。

边学边做
一起分享你我的点滴

写留